年华易老

个人印象最深刻的一场是方木将胳膊上的血你在玻璃上引诱孟阳的那一幕,眼神里透着疯狂,我毫不怀疑作为心理方面的天才的方木,根子里也是有残虐的因子的,就像孟阳说的,如果不是邰伟,他们能成为朋友,当然,方木永远不会认同孟阳的行为,但天才和魔鬼本来就是一线之差,他们同样都不惧牺牲。
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个啥😂😂😂就是觉得,方木其实有点边缘,如果不是陈希的死和邰伟,可能方木的未来真的不一定吧
最后,表白峰峰,讲真的,这部电影,我是没有太注意到峰峰的颜值,最后和邰伟站在悬崖上的时候,才突然意识到,诶?有点帅!😂😂😂这是好现象啊,慢慢的,峰峰的表演已经能使人忘记他的脸了,记住的是角色本身,愿峰峰越来越好

喝杯茶,歇歇脚

执明有许多年没有见过阿黎了。

依稀还记得那年瑶光王城外,慕容国主一身红衣,曳地的衣摆被雨水打湿,沉重得像两人间隔着的那些人命,子煜驰援瑶光,死在开阳围困中,还有那些天权的将士,从前总以为天权有昱照山,有太傅,有莫澜在,外面的世界想怎么打就怎么打,他只要守着天权这方天地就好了,外面的山河他不想去争。可是后来怎么就出兵了呢,天权终究还是血流成河。从前他以为可以为了阿离负尽天下人,可原来,他能付出的只是自己,却不包括天权。

后来,天权和瑶光还是没有打得起来,两国终究还是决定要分治天下,执明想,要是慕容国主有一天真的想要这天下了该怎么好呢?中原只剩两国,真的能和平共处下去吗?执明转身策马离开的时候,“慕容国主,此生,我们还是不要再见了““好”

几日后瑶光果然迁都,两国国都再也不是半日就能到的距离。

方夜扶着慕容离回了都城,“国主,仲堃仪行踪难寻,另一把剑也没有一点消息,还要继续找吗?”“不用找了,我等不到了,你和萧然准备一下,尽快迁都。”慕容离说话间有些喘息,似乎有些费力“是,国主““迁都后就准备仪式吧,动作快些”方夜只能点头,喉头哽咽,已经说不出话。

慕容离也是有过一段天真烂漫的岁月的,他也曾温和良善,只是后来的那些日子,瑶光亡魂夜夜入梦来,提醒着他的血海深仇,于是殚精竭虑,费尽心机,当日在天权,执明不顾挽留,毅然离去时是慕容离第一次吐血,此后身体每况愈下,就像一口气泄了出去,怎么也堵不回来了,短短时日已经强弩之末。

再后来的时候,瑶光天权也时常互通国书,执明总还是盼这收到慕容离的亲笔书信,却总也不是,也是,一国之主哪能做如此小事,想必都由大臣打理了吧,渐渐的也就不再亲笔回信,而总让莫澜代写,莫澜有时也会写信和国书一起送过去,也一直没有收到回信。

瑶光新王也唤慕容黎,据说是前任瑶光王以自己的血献祭六剑,才得来的有着瑶光血脉的孩子,用他的名字既是一种延续,也是劝诫,望新王勤政爱民,护卫瑶光。就这样,送往天权的国书上盖着的瑶光金印,名字总归是没有变。

执明活了许多年,垂垂老矣的时候,越发爱回忆往事,与慕容国主的那段过往更是常常被想起,走之前,去见见他吧。天权国主薨在瑶光王城,那日会面,瑶光王座上坐着的是个中年男子,听说,在位已经数十年了。

黄泉河边,奈何桥下,一袭红衣清冷,“王上,坐下来喝杯茶,歇歇脚吧。”




不死不休便不死不休吧,虽然你们曾经分则各自为王,合则天下无双,但既然已不能互为铠甲,便也不再互为软肋了,一个真人出演的同人崩了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一个梦

昨晚梦到阿离了,梦到葛格和底迪在阿离的心里打闹,那是一个很美的地方,像瑶光的花园,阿离会浅浅的笑着在旁边看,有危险会不顾自己保护葛格和底迪,但是那里没有执明😭

脑洞诶~~~如果阁主和明楼互穿。“明台,你小子又闯什么祸了”“蔺晨,是不是真的不想吃饭啊”“大哥,我真的知道错了,不要打了啊,大姐救命啊”“哎呦,我琅琊阁的招牌就不是招牌呢,我看谁敢动长苏”


暗杀南田的时候,程锦云让明台出面为她租房子,但他们在这次的行动中并没有用到,后来这间房子被用来藏匿所谓的电台,成为大哥和疯子实施死间计划的工具,也是为让明台身份暴露,而透给王曼春的重要线索。那是不是可以理解为,程锦云对这件事,一定程度上知情呢,或者说,至少,她知道上层让她请明台出面租房的目的是不单纯的,毕竟他们这次的计划用不到那间房,但她依旧做了。


半条命

明台爱程锦云,爱到愿意给她自己的一条命,

但他愿意分享这条命的人,只有于曼丽,

他们,是生死搭档,是彼此的半条命。